Wednesday, 3 May 2017

長不大的男孩

這麼多年以後,才第一次看《志明與春嬌》、《春嬌志明》,還一口氣看了春嬌志明》。很香港、很容易代入,我這才發現世界上真有許多不願長大的男孩,是嗎。回憶隨戲湧來,讓人有點甜蜜有點苦澀。

小男孩,你還好嗎?

Sunday, 15 January 2017

呼啦村



不敢想像,不能想像,2016年成立了一個劇團,和一群同行的人,在小小的劇場裏,做著小小的事情。

怠慢有時,但總會提醒自己,能做喜歡的事,一定要很努力,很努力。

Monday, 31 October 2016

記住你們的好




當我正著緊能否在限時內完成活動,把房間交還人,孩子拿著一枝他剛拾回來的樹枝到我眼前,我輕輕推開他手告訴他,我忙著。過了一會,他又來到我跟前嚷著雲姐姐,你聞下先啦,聞下先啦,好香架看他的一臉期待,我捨不得再推開他,嗅一嗅樹枝,的確散發著一種香氣。孩子,謝謝你的分享、溫柔和等待。

Monday, 6 June 2016

紅了鳳凰

看到滿天滿地是鳳凰花,還是想起那個夏天。在中學裏當助教,如詩一樣的夏天,有陽光、青春和戀愛,雖然最後幻滅,但也不失為一場成長的盛宴。如今看見花是回憶,到甚麼時候,才能看山是山,水是水,回到澄明。

Friday, 8 April 2016

摸著石頭過河

 

自工作伙伴離開,多數獨行。到學校、圖書館、機構,做講座、工作坊、故事活動。每到新的地方,總不免忐忑,心情實在複雜。每幾星期又面對著一班全新的充滿期待的學生,是幸運也是努力,絕大部份參加者都會在課後問卷中,有很正面評價,活潑生動,熱情細心,獲得別人肯定當然歡喜,但同時一種麻目感正在滋長。幾星期的課,備課、授課、忙亂、結束,然後又輪迴到備課,又是一堆新面孔。當他們感受到"我"活潑生動的時候,其實我內裏並沒有很雀躍,說得坦白我多少有點在演戲的感覺……但又很真實,說故事也需要入角,也需要節奏。所以啊,我實在弄不清是在演還是在教,還是邊演邊教。究竟這路上還有甚麼等待著?

Friday, 1 April 2016

亮燈

每和朋友們開始創作,生活就像亮了燈一樣。不是對光環的迷戀,這件事早在《See覺失調》就弄清楚,做演員比做觀眾更需要謙卑,在藝術面前,我如微塵。 Love the art in yourself, not yourself in the art - Stanislavski

Monday, 28 March 2016

回鄉





清明臨近,回鄉祭祖。雖然路途遙遠,有六小時車程,但我挺喜歡回去,地廣人少,心也寬敞。然後,很多從前的小子小妹都成了爸媽,生了一大群孩子在屋跑跳,熱鬧到不行。孩子簡單,幾張貼紙、幾枝鉛筆就樂半天。由早跑到晚,也不知道他們在玩啥,光看他們笑成一團就樂呵呵。雖說是農村,但大人們都有手機了,卻也不見得哪人像香港父母們整天玩手機或拿孩子當紙版公仔,硬要孩子拍照。當然,喜樂有時悲傷有時。那些才十多二十歲就當父母的,有些思想也未成熟,生了孩子才發現生活不容易,就離家出走,把十八歲的老公和一歲的孩子丟下不管……看見沒媽媽的孩子,實在心碎。

生活真太奇妙,同一個地球同一個根源,卻以如此不一樣的方式活著。回到城裏,今早我錯過了電影的開場甚為婉惜,想一想對鄉裏的人來說這應是比芝麻更小的小事。